玉米片

是豆比比!
一个专门发糖的垃圾咸鱼写手。:p

火焰与魔法【序】

是人类Frisk x 魔女Chara。:p
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很辣眼睛。所以慎入。:p
如果被辣到眼睛想打我的话请不要打脸…。:p
还没想好标题,各位可以一起想。:p

——————————————————

Frisk醒来时,最先看到的是一双红色的眼睛狡黠机敏,如宝石一般闪闪发光。他偏过头,看见太阳顺着山坡一点点滑下去,染红了大片柔软的天空。

Frisk依旧这么躺着,身旁的气息平稳柔和,并不使他讨厌。真奇怪,Frisk想,他一直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但他此时并没有立刻跳起来躲到一边,而是一动不动的躺在这里。Frisk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可能是他累了,也可能是他掉下来时摔疼了手臂,但更多的是Frisk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他身边的那个活物不会伤害他。

风吹过时带来一阵阵青草和花的香味,令人感到安心。困意席卷而来,Frisk没有做任何抵抗,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Frisk再睁眼时夜中散落着漫天星斗。已经天黑了。那气息还在,仿佛是在安抚Frisk一样陪伴着他。Frisk的手肘撑在地上,慢慢直起上身,去寻找那双眼睛。当他坐起来时,那气息不见了,连同那双眼睛一起。是幻觉吗,从悬崖上掉下来摔坏了脑子?

不,不是。Frisk不相信那是在他的脑子里发生的事情。它存在过,它曾真实的存在过。

真冷啊。Frisk搓着手臂,才发觉它在这时有多温暖,他之前有些不知珍惜了。

Frisk坐在地上发着呆。他该走了,应该去哪呢,他不知道。可是有风吹了过来,将那些低吟带进他的耳中,他的体内,将他拉起来,向前走去。那温柔空灵的声音像是在唱歌,吹得Frisk有些飘飘然。
“站起来吧,站起来,跌落的孩子要回家。走过去吧,走过去,旅人的天使降临了。”

——————————————————

万年段子手的我居然开始写连载了,真神奇:p。以及我真的不会起标题。
会尽量更的,如果我可以每个星期都从老师那里把手机抢回来的话(等等啊喂)。:p
欢迎小可爱们催更,因为我有可能会忘记x。:D

其实我上个星期就想更文的,只是手稿落学校了所以上个星期没更,然而这个星期手稿本来都带回来了结果,落别人车上了xx,估计要下星期才能要回来…。所以我不更文不是我的错而是世界的错!(ntm)
希望今天还能把手稿拿回来……。_(:_з」∠)_

失眠我要死了——。我想睡觉!还我睡眠啊混账。

他们曾看见的。

Frisk x Chara。
大概是糖。x
因为是无性别所以把『他们』看成『她们』也可以x。
很辣眼睛,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如果想打我请下手轻一点xx。:D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Chara做噩梦了。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最近Chara的噩梦频繁的有些不对劲。

Frisk看着Chara哭到肩膀发抖,有些束手无策的焦急,只有伸手将对方揽入自己怀中,希望可以稍微安抚对方。

Chara在梦中看到了什么?Frisk不想去猜测,那不是什么好事。Frisk轻轻拍着Chara的后背,怀里的人像是从窒息感中获救一般紧紧抓住Frisk的手臂,眼泪从紧闭的双眼中滑出来浸湿了Frisk的衣袖。

那是一双好看的眼睛,尽管它被人们看做不详。Frisk仔细端详着Chara的面孔。Frisk明白Chara因为这双眼睛遭遇了什么,也因为一次意外和对方经历了一场奇特的旅行。

那次地底之旅是愉快的吗?Frisk认为是的,至少在他们杀了所有人之前。

那场屠杀又算什么?有人说,是Chara杀了所有人;有人说,是Chara唆使Frisk这么做的。

那可真是他们悲伤而绝望的时刻。不能控制自己的人类主角,无法阻止灾难的幽灵旁白,化为尘埃的朋友。在背后操纵着一切的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是,Chara,我们想要的不是LOVE,而是……love,不是吗。』

直到幽灵放弃了抢夺人类孩子的灵魂那一刻,他们才算真正摆脱了『player』的控制,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Frisk感谢在最后那面镜子前Chara说的『这是你。』不论发生了什么,你依旧是你。那时Frisk做了什么?拉住Chara并亲吻了对方。Frisk告诉Chara,没有被印在镜中的影子,是你。你也依旧是你。

Frisk拭去Chara的泪水,怀中的人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愿这孩子可以做一个好梦。他们会想起那些白色的灰尘,那个逐渐黑暗的世界,每当这时,便会感到罪恶感爬上脊梁。之后会发生怎样的事情?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总是要一件件经历的,可能一路顺风,也可能充满变数。

不过,那没关系。Frisk想。毕竟他们的路,还长着呢。

——————————————————
我居然更新了,真神奇xx。再一次充分意识到自己是一条垃圾咸鱼。:D

啊——你们看这个大佬给我文画的画!夸爆她题!她是天使!XDDD

吾名依题意233:

一天更一点,万事不用愁。
文改,原文来自 @玉米片 ←是个大佬
注意:剧情稍有变动

很想槽一下。为什么在罗赫的tag里是全篇的德哈?基本全是主德哈副罗赫,并且罗赫基本无互动。真的,很,过分。

要来一点巧克力吗。

Frisk x Chara。小甜饼。
垃圾文风小学生文笔,很辣眼睛。想打我的话请不要打脸……!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D

——————————————。

Frisk支着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Chara,不止一次的怀疑对方的恋爱对象是不是巧克力。

巧克力到底有什么好,它的魅力真的足以大到可以抢走自己的恋人吗!每次想到这里,Frisk就酸的牙根发痒。

不,等等,Frisk皱了皱眉,自己为什么要和一颗糖果吃醋啊。但是看着Chara专注的一块接一块吃掉那些巧克力……,果然还是会有些在意。

或许是目光太过直白,Chara转头迎上Frisk的视线,笑着向她晃晃刚撕开包装的巧克力。

『想吃吗?』

Frisk想了一会,还是点点头。

『给。』

Chara伸手将巧克力送到Frisk面前,Frisk凑上来,张口咬了下去。

……。
好像有些不太对,意料中的触感和味道并没有传来,牙齿相碰震的鄂骨发疼。抬起头正看见Chara已收回手把巧克力扔进自己口中,脸上带着恶作剧成功时得意洋洋的坏笑。

什么呀,令人生气。带着对巧克力的恨意,Frisk决心为守卫恋人而战。

『喂,Frisk,等…。』Frisk迅速将Chara按倒在沙发上,不等Chara提出反对,直截了当的吻了上去。

不属于人类的女孩子身上散发着微凉的淡香味,Frisk很喜欢这种味道。Frisk抵开Chara的齿隙,伸入舌尖慢慢描摹她口腔中的线条,再卷起对方如小猫般的舌挑逗着,直到Chara整个人软在Frisk怀里,Frisk才找准巧克力的位置将其掠走。

真是不错的味道,Frisk擦了擦嘴角,但这种甜美似乎并不来自在口中融化开的糖果。

『Frisk,你…。』Chara的面颊红了一圈,好看的眼睛里泛着水光,肩膀微颤,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的脑子坏掉了吗!』

连声音都染上了哭腔,看起来是的确不能接受这样的刺激。真是的,分明之前还嘲笑她的吻技差劲,现在却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Frisk勾起唇角,这种程度都会害羞成这样可不行啊,不然发展到以后就麻烦了。Frisk揽过Chara,埋头凑到对方耳边,温热均匀的呼吸让Chara的耳根有些发痒。

『果然Chara比任何糖果都要甜呢。』

————————————————。

说不定会写写『发展到以后』的事♂。x

There is a zombie on your lawn 。

垃圾文风小学生文笔。大概是发个糖?如果被辣到眼睛想打我的话请不要打脸…。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你的电脑里有一个过气的老游戏,它太老了,你很久没有打开过它了,甚至忘记了它现在还在你的电脑里。

你不在的那段时间里,禅境花园落了一层薄薄的灰,花园里的蜗牛不得不替你打扫,给植物们浇水和施肥,它还找到了你放巧克力的地方,每天悠闲而自在,和植物们一起晒晒太阳,听着音乐。

向日葵还是很喜欢听着大地的旋律并随之摇晃身体,豌豆家族偶尔会说起自己对抗僵尸时的事或心情,脾气很暴躁的樱桃兄弟经常吵架,却会在下一秒马上和好。

水兵菇已经去了一趟大海回来了,每天都会和朋友们说一些自己出游遇见的新奇事物。小喷菇和忧郁菇的心情很好,因为再也没有人将小喷菇当作炮灰,也没有人抱怨忧郁菇喷出的气息臭乎乎的了。

智慧之树还是这么高,高到看不见顶,它很喜欢在阳光温和的午后与植物们交流它总结出的游戏攻略。

至于僵尸这边,普通僵尸依然热爱大脑,旗帜僵尸喜欢他的旗帜胜过大脑,路障僵尸依旧喜欢派对,铁桶僵尸头上的桶还是没有摘下来,因为没人提醒他。橄榄球僵尸组建了一小支橄榄球队伍,每天都会练习橄榄球或者举行比赛。僵王博士修好了他的无畏号僵尸机甲,在约定好的夜晚再次里站上了屋顶,与植物们进行最后一场战斗——『zombie's coming!』

战斗还是以植物的胜利而告终,植物们高声欢呼着,僵王博士举起白旗却笑的畅快。战争结束,僵尸与植物达成协议,迎来了永久的和平。植物和僵尸们都很愿意与仙人掌拥抱,即使真的被扎的很疼,这让仙人掌感动了好久。潜水僵尸经常与水兵菇比赛游泳,矿工僵尸每天都要骑着你的三轮车在院子里绕上几圈,伽刚特尔在植物和其他僵尸们的帮助下开始尝试相亲,但是他带着的小鬼僵尸引起了对方的不少误会,噢,不要急着怪他,最后伽刚特尔的恋爱是在小鬼僵尸的助攻下达成的,一位可爱的僵尸小姐,这可费了小鬼僵尸的不少工夫。

植物和僵尸们在草坪上搭起一个台子,方便开派对的时候使用,因此你的电脑有时会传出细微而动听的歌声,那是向日葵在唱歌,『There i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 is a zombie on your lawn……。 』

——————————————————。

我真的超超超超超级喜欢这个游戏。

向前。

是R太太家的Rick同人。垃圾文风小学生文笔。ooc。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沉重的愁苦与黯淡的消极是他的伙伴。

Rick忠实的朋友。

————————————————。

隐藏着强大潜力的虫子在心底滋生,阴暗的色彩为它的生长赋予庄重的姿态。在它展开足肢和触须占据了大脑之后,是Rick与它的相遇。

『初次见面,我是……。』Rick没有听清它的自我介绍,被它拥抱时,空气变的稀薄,二氧化碳的浓度在肺部增加。冰冷与无助从心脏处一点点扩散开,直至沁入骨髓中,肋间的乌鸦因恐惧而奋力振翅挣扎。那黑色粘稠的怪物伏在Rick的耳边说着什么,但他只能听见一些零星的只言片语。

『我将永远陪伴着你,我会成为你的影子。』

————————————————。

如果没有它的话,他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Rick有时会在短暂的晚餐时间中思考这些事情,伸手去拿咖啡时却被烫疼了指尖。身后的怪物们正凑在一起低声私语,前一刻是刺耳的尖笑,下一刻又转为嘲哳难听的哭泣声。

『瞧瞧你,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跟随Rick时间最长的家伙绕到他面前。自它来到他身边之后,许是不愿让他孤独,又为他带来了几位同伴——这是怎样善良的心肠。它们如它一样,黑暗,丑陋,难以摆脱。

『感谢你的精彩评论。』Rick翻了个白眼,一如既往的平淡语调中带着不满。坐在对面的友人依旧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最近发生的趣事。趁现在告诉他应该没有关系吧,毕竟是为数不多的朋友,他大概会理解的。Rick握紧了杯子,在某个没有光的地方燃起一簇火苗。

『那个…我,我有些话想说,可能有些奇怪…,其实我在心理方面……。』声音因紧张和期待微微发抖,这连Rick自己也没有注意。

『他居然敢和别人说了耶,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稍小的怪物仰头看着它。

『不用…我们很安全,只需要看着就行…。』它平静而肯定,和它们一起转头看向那孩子。

友人听完他的叙述,愣了愣,便笑出声。

『哈哈…,别乱想,自己吓自己,你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年轻人想象力就是丰富,今天的事情做完了没?』

『……。』

暗处的火焰晃动着,熄灭了。

『看吧,我们很安全。』

————————————————。

它们的相伴已经有一段日子了。Rick知道它们的名字,抑郁,焦虑和强迫*。抑郁是最早产生的怪物,操纵着盘踞在大脑上的蠕虫。怪物们融入Rick的身体,成为他的一部分。

还可以离开它们吗?将它们除掉的话会不会变的残缺呢。

不,不应该是这样,到底是哪里弄错了。他如此相信总有一天会与它们告别。

渺小的希望让胸膛中亮起一个悦动的光点,却又被潮湿厚重的黑暗淹没了。如一朵白花在树枝间盛开,又迅速枯萎,旋转着落下,化为受人践踏的泥土尘埃。

做不到。这不是说说就能成功的事,什么『只要相信自己,就可以做到。』不过是空话罢了,努力坚持可是窒息般的难度。

『我真不明白,明明每一次都是我赢,为什么你还要在这死缠烂打?』

是啊,或许早就输了。每一次恐惧都在加深,那么选择一种可以解脱的方式吧,就算是逃避也好。

『……。』

一种细微的声音,似乎是从自己体内发出来的,他人所听不见的声音,不断的询问着。

『还活着吗?』 不再活着了。
感官和认知已经被磨灭了大半,无法感受到其他事,为了不过分思考,而把所有事分成简单的对错再执行。*

但支撑着自己走到现在的东西算什么,一直以来自己向前的目的又是什么。

————————

『你就是巴不得我死,是不是?每一次都是你赢?自我感觉挺良好嘛。』

————————

『还活着吗?』还活着吧。
心脏还在跳动,并呼吸着。作为生命的个体而活着,已经足够了。

可是为什么要犹豫呢,还有想要去做的事,还有想要去尝试的美味食物,还想要继续走下去。

————————

『给我听好了,你或许能将我折磨得死去活来,但只要我还没有死掉,赢的那个就永远是我。』

————————

『那么,还活着吗。』还活着啊!
那是属于我的胜利,可以作为灵魂的个体而活着,我依旧需要向前。

巨大的怪物们蠕动着遮挡住前进的道路,这里无光所在。自己尚还弱小,但终将强大。举以信念为炬,握以意志为剑。待我足够强大时,与你诀别。

————————————————————。

①抑郁,焦虑和强迫:其实太太的漫画里是一大坨(?)和三小坨(??),大的应该就是抑郁没跑了,但剩下的太太目前只提到了焦虑症(死亡焦虑,死亡恐惧症)和强迫症(数字强迫)。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不能乱写…。

②为了不过分思考,而把所有事分成简单的对错再执行:这是太太自己说的,顺带在这里做个小科普。抑郁症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整天郁郁寡欢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情感低落思维迟缓,语言动作减少,对周围一切都不太关心。感觉有很多人都对抑郁症有一些奇怪的误解。

不知道打什么tag。写出了这种垃圾真的非常抱歉…!请不要打我…!本来是想多一些心境描写的但是担心写乱了并且由于我懒所以(喂)x。
最后表白太太!请加油! @R

#埼杰小甜饼##情人节贺文#

依旧是很辣眼睛的小段子。打人不打脸。慎入。x

——————————————

『啊——好冷。』埼玉披着一条毯子趴在桌上,面前放着一本摊开的漫画,此刻他正费力的咬住下一页的纸张,试图将漫画翻页。可惜并没有成功,书本反而从桌上滑了下去。『麻烦死了!』

『要不要买个暖桌呢,老师。』

对面的杰诺斯停下手中的笔记抬起头看向弯腰去捡书的埼玉提议到。

『那种东西买不起啦,并且还很费电。』埼玉拍掉书上的灰尘。

『可是如果不注意保暖的话是会着凉的。』杰诺斯坐直了身子,试图用理论说服对方。

『嗯…啊对了。』埼玉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竖起食指。『你不是会生火吗,只要你把体温调高然后拿着毯子靠过来不就好了。』

『是!老师,我会试试的。』

———————————————

埼玉觉着现在有点不好,非常不好,他甚至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脑子抽了才提出这个建议。两人被裹在一条毯子里,杰诺斯紧挨着他,呼吸就喷在埼玉的后颈上,像爪子一样挠的他心里发痒。

『喂…,杰诺斯。』埼玉稍稍偏过头看向身后的弟子。

『是,老师。请问有什么事吗。』杰诺斯依旧坐的端端正正一副听候指令的样子。

『那个,你温度太高啦!很热啊!』埼玉把头转回去提高了声调。

『抱歉老师,让您感到不适了,我会适当调低温度的!』

这可糟糕了。埼玉暗想着。冷静,冷静点啊,不就是把巧克力给他吗,没什么困难的……不,到底要怎么和他说啊!

『咳,杰诺斯啊。』埼玉清了清嗓子。

『怎么了老师,难道是温度低了?』

『不,不是。』埼玉挠了挠后颈将一个盒子递到杰诺斯面前。

『这是什么?难道是修行用的道具吗?』

『不不不怎么可能,这是巧克力啦,巧克力。』

『巧克力?』杰诺斯抬起头看着埼玉,显然有些不能理解。

『啊……今天,不是情人节吗,所以,正好就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啊什么的。』埼玉越说越觉得别扭,随后气氛就陷入了今人感到不妙的安静。

『所以老师是在告白吗。』

『这种事怎样都好!不要刻意强调啊!』

埼玉盘着腿面对杰诺斯颇有些无奈。『总之,你是怎么想的直接说就好了。』

『是,是的!其实我很早之前就对老师……』杰诺斯的大脑成功的当机,当他飞速的说完这段话时竟连自己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很喜欢被老师触碰,和老师说话时也非常的开心,所以,我想这应该就是喜欢!』

『这个…就是答应了对吧。』埼玉松了口气,这比他想象中的要煎熬多了。不过他好像在突然间注意到了什么,便喊了一声。『啊,杰诺斯!别动!』

『!』埼玉伸手摩挲着杰诺斯的脸颊,杰诺斯被突然靠近的老师和这亲密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

『原来你也会脸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