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绿豆汤。:p

是豆比比!
一个专门发糖的垃圾咸鱼写手。:p

Fill(被填补的)【下】

是佣杰。虽然杰克攻了点但真的是佣杰。:p

小甜饼!:p

这一章有和裘克的友情向描写。注意是友情向。:p

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辣眼睛,慎入。:p

————————————————————

第二天是周末,杰克的生物钟依旧让他伴着鸟鸣在清晨中醒来。他整理好房间,照常去花园打理他的玫瑰,再端着一小盘糕点返回房间,开始慢条斯理的解决早餐。杰克自觉自己今天是心情不错的,周末的战绩可以不被算入总业绩,这一天或许可以带上玫瑰手杖去陪先生小姐们玩玩。

女孩们对这类事物大多是感兴趣的,听匹配到杰克的同伴们说起今天的经历纷纷结伴去围堵杰克,甚至也有几个男性求生者跑到他面前拐弯抹角的表示想尝试一下这种新奇的体验。

“没问题,可爱的先生小姐们。”杰克对于这样的要求都一一答应了,这导致在一天内,杰克被求生者们围绕着,怀里抱着不同的人绕着地图走了一圈又一圈。至于午餐时裘克知道此事后对他的奚落,他并不是很在意。

“哈,所以他们追着你跑就是为了你那愚蠢的公主抱?”

“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妥,”杰克放下茶杯,“偶尔的放松也是有必要的,裘克。”

“嘁,得了吧,”裘克摆摆手表示不屑,“我可不想浪费时间陪那群蠢货玩过家家。”

杰克笑了笑,没有答话。他并不讨厌裘克的工作方式,对方的好胜心让裘克成为联合狩猎中可靠的同伴。虽然经常拌嘴,但两人确实是不错的朋友。

“走了。”裘克把餐盘往前一推,站起来把火箭筒扛在肩上慢悠悠的走出几步,在门口停下,头也不回的开口:“对了,今天匹配到那个佣兵,他问我你去哪了。”

杰克的手一顿,向裘克颔首,“我知道了,多谢告知。”裘克没有再理他,径直闪过门走开了。

下午与上午的行动一样,只是好像有什么东西空了一块,杰克想,这样的感觉从他今天早晨匹配的第一场游戏就出现了,但他不太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没有关系,杰克打算将这件事放在一边过会再去考虑,他今天有大把的时间。

已近黄昏,杰克坐在匹配大厅的椅子上,用手上的钢刃轻叩扶手,跟着『天鹅湖』的旋律敲出它的节奏,他打算参加今天最后一场游戏。一如既往的秒配,杰克侧过头去看求生者的队伍,雇佣兵正坐在最右边的位置上。他时不时皱起眉,用指尖敲的桌面嗒嗒响,看上去心情并不好,甚至稍显烦躁。这样的状态出现在这个自信的少年身上真是少见。杰克看着他,直到准备时间只剩下十秒,杰克才注意到自己注视对方的时间过长了。他按下准备键进入游戏,还没走几步就有人从身后追了上来。

“杰克先生——!”杰克转过身,园丁挥着手向他跑过来,在他面前停下,双手伸到杰克面前,递出一捧开得正艳的玫瑰。整个庄园内,只有他和艾玛饲养花朵,不过与他的英式玫瑰不同,艾玛的玫瑰是典型的美式玫瑰,花瓣边缘圆润饱满,虽少了一分严谨,却添出一分浪漫色彩。“今天早上的事,非常感谢。”艾玛收回一只手挠了挠头发,有些脸红。

杰克笑了,他当然没有忘记这个想效仿他却因为力气太小抱不起医生小姐而一脸急切的跑来找他求助的小姑娘。

“不用谢,伍兹小姐,”杰克接过玫瑰,这种花的气质与他非常匹配,“祝您和黛儿小姐相处愉快。”艾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的两个队友围过来,见杰克手里的玫瑰便不再提出什么请求,只是一边拉着杰克去解电机,一边同他叽叽喳喳的聊天。直到五台机子全部破译完成,求生者们挥手向他道别从电门离开,整场游戏佣兵都没有出现过。

杰克有些失落,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他很少想在游戏中见到那个人。

“嘿——,那边的美人儿。”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杰克愣了一下,他的心脏随着对方上扬的尾音而雀跃。杰克转过身,看见佣兵正倚在墙边向他笑。

“下午好,先生。”杰克不动声色的瞥向敞开的电门,“不走吗。”

“别着急嘛。”佣兵伸了个懒腰,“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错啊,还带着手杖,我们的绅士先生今天吃错药了?”

“只是心血来潮罢了,还是说您也想试试呢?”

“我就算了,不过…,”佣兵看向杰克手中的玫瑰挑挑眉,“这可真是一个容易讨小姑娘开心的方式,对不对?”

“或许吧,先生,若您有了满意的心上人的话,我会很乐意给您一些获取女士芳心的建议。”杰克用刃尖轻击面具下方,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是吗,你的说法好像有点问题啊。”

“什么意思?”

“……杰克,”雇佣兵卸下笑容,走近他。接下来是一阵失重感,眼前的场景颠覆转换,玫瑰不慎脱手,娇嫩的花瓣散落在两人的周围和衣物上。“杰克。”佣兵将杰克摁在地上,这个在战场上拼命的兵人,此刻的表情如同一个没有得到糖果的孩子。“我以为……你知道的。”少年的眼中闪着光,那是杰克所见过的最明耀的星辰。

“知道什么。”杰克当然知道佣兵指的是什么,只是比起『不知道』,用『不确定』来形容要更加准确。佣兵比起其他监管者更喜欢去找杰克麻烦,经常在杰克面前向他挑衅,会因为杰克使用玫瑰手杖而表现出不满……,他的许多小动作都是有些幼稚可爱的含蓄表现。可是在爱恋他人中的任何人都是自卑的,包括杰克。所以他只是不确定,患得患失的不确定。

佣兵没有说话,被握住的手腕传来对方的温度,温暖的,仿佛要溢出。杰克抬眸对上那片星辰,对方的清秀的面容中含着隐忍,微微透出一丝委屈。杰克勾唇,再也没有忍住轻声笑了出来。空缺的地方被填补起来,如同他的被补好的面具,不,比他的面具还要好些,充实而完美。最终他先开口说话了。

“愿意给我一个吻吗,小先生?”

于是自然的,佣兵拿开杰克的面具,吻了上去。雇佣兵有一身结实的肌肉,唇却是柔软的,尝上去味道不错,让杰克留恋于此。玫瑰花依旧躺在他们身旁,娇艳而可爱。

从那一天起,在杰克的印象中佣兵的影子模糊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奈布。奈布·萨贝达。那个会向他撒娇的奈布·萨贝达,会说笑话逗他开心的奈布·萨贝达,会拥抱他的奈布·萨贝达。那个会对他说我爱你的,奈布·萨贝达。

————————————————————

艾玛出场的部分就算是园医粮了。【理直气壮。】(buni)
他们真好——!

Fill(被填补的)【上】

是佣杰。虽然杰克攻了点但真的是佣杰。:p

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辣眼睛,慎入。:p


————————————————————


杰克将气球上的人挂上椅子,抬头看看了显示的剩余求生者。还剩一个佣兵。


“别想跑了,小老鼠。”杰克狭眸在场上寻找着最后一个猎物,他明白那个从廓尔喀来的小伙子不好对付,但杰克的教养不允许他对待工作有所松懈。


耳鸣突然亮起,杰克在瞬间提高警惕。在哪?他在耳鸣范围内搜寻,直到听见翻箱子的悉嗦声。杰克立起钢刃,小幅度转了转手腕,朝声源处走去。


绕过一个墙角,不远处的佣兵正从箱子前站起身。杰克没有停顿,利落的将刀挥向对方。佣兵明显也发现了这位杀手,他迅速退开,躲避泛着寒光的钢刃。依旧慢了一拍,雇佣兵“啧”了一声,不顾新生的伤口敏捷的翻过窗,走时还不忘对杰克比一个挑衅的手势。真是自信。杰克注视着佣兵跑开的方向,结束了擦刀,迈着平稳的步伐径直追上去。


接下来的过程可不像之前那么顺利。雇佣兵凭借着多年在战场上奔命而锻炼出的灵巧身手躲过一次次攻击,时不时下一个板子,在砸晕他时还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


杰克感到头疼,他一向不喜欢在游戏里遇见佣兵,这个喜欢戏弄对手的求生者经常让他有些狼狈。


“嘿,别追了,豆豆眼绅士,”绕了大半个地图后,跑在前面的佣兵像最后一个地窖刷新点奔去,他回过头笑眯眯的朝杰克挥了挥手,“我想我快要到了。”


杰克看着佣兵离地窖越来越近,蹙眉瞄准对方抬手抽出一个雾刃。


“你可真执着。”佣兵侧身一闪,雾刃落了个空堪堪从他的衣角擦过,“既然如此,先向你道个歉。”他转身对杰克举起一把信号枪。


“Boom!”佣兵在发声的同时扣下扳机,击中了来不及躲避的杰克。红色的烟雾在眼前炸开,面具因信号弹的冲击力裂开摔在地上。眩晕的时间过去,杰克下意识的去寻找佣兵的身影,却看见对方已经站在地窖口,手里把玩着他裂开的面具。随即佣兵抬起头,向他吹了一声口哨。


“长得真不错啊,我还以为你是为了遮丑才戴面具的。”


杰克叹了口气,走近对方。“您可以走了,先生,还请您把它还给我。”


“不要这么死板嘛,美人。”佣兵轻啄一下面具的前额,“做个纪念。”不待杰克再说些什么,便跳进地窖离开了。杰克摸了摸自己的脸,在工作时间没有面具的感觉不太自在,他不得不在下一局游戏开始之前去向同僚借一个,他可不想这样去面对求生者们。


时间很快进入夜晚,杰克喜欢在结束工作后泡一壶红茶,他托着茶盘踱回房间,目光扫过显示自己业绩的板面,还算不差,只是…。杰克的视线在排到佣兵的那一栏停留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笑着摇摇头,哼着曲子关掉了板面。杰克走进自己的房间,拉上门后坐回椅子,红茶温润的香气让平日里严谨的绅士难得放空。杰克抿了一口茶水,把茶盘搁在桌上,在抬眼时却看见了令他稍感意外的东西。他的面具。裂缝和缺损的地方已经被补好,此时正安静的躺在他的桌角。杰克伸手拿起那个面具,被补上的地方有些粗糙,修补的人手艺应该不是太好,但可以看出是在用心对待的。杰克勾起嘴角,将唇印在被佣兵亲吻过的地方。


他打算原谅对方这个别扭的道歉。


————————————————————


诸位我喜欢杰克的面具。x


火焰与魔法【一】

是人类Frisk x 魔女Chara。:p
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很辣眼睛。所以慎入。:p
不确定会写多长,随缘更新。欢迎捉虫催更。:p
文章中的Frisk使用的第三人称虽然是『他』然而实际是性别不明设定,所以把『他』看成『她』也是可以的er。:p

————————————————————

黑夜中的森林阴冷潮湿,Frisk几次踩在长满青苔的石块上,滑倒时磕青了膝盖也蹭破了手掌。

秋季总伴有连绵不绝的细雨,同时也带来一层层凉意。即使临近秋末,却还会有几只虫子挂在树枝上,伏在草丛中,稀稀拉拉的虫鸣在雨中不免显的有些寂寞。Frisk佩服这些残留下来的生命,它们能熬到现在实属不容易,真可惜,他只能分辨出蝉鸣。Frisk一向喜欢蝉,虽在夏日聒噪,却是在经历了漫长的黑暗之后,尽情燃烧着生命,让自己绚烂夺目的。

杂乱疯长的荆棘划破了裸露在外的皮肤,鲜血洒在草叶上,再滑落下来,渗进泥土中。Frisk感到口渴,寒冷的空气刺激着伤口,传来阵阵刺痛。疲惫压得Frisk直不起身,但他仍未停下来,他害怕停下之后,就再也没有继续走下去的勇气了。

Frisk的视线开始模糊,他看见大麻,看见鸦片,看见一个背影……是谁?Frisk拨开树枝朝那个影子伸出手,微弱的烛光晃了一下,消失了。他抓了个空。Frisk愣了两秒,慢慢的把手收了回来,向自己摊开手掌。什么也没有,连一丝光也未能抓住,面前依旧是漆黑的森林,他依旧在行走。

Frisk体力的透支接近极限,所以当他看见那束光时,他双膝一软差点跪下去。那是一座木屋,有一个修长的身形倚在门口。Frisk跌跌撞撞的走近,想要为自己谋一个住宿。不待他昏沉的脑袋想出什么理由,那人抬起了头。Frisk举目看去,突然间清醒不少。

那是一双红瞳,与他在黄昏下看到的一模一样。

——————————————————————

我居然更新了x。其实手稿之前就写好了但我懒的码字xx。啊懒死我算了。

火焰与魔法【序】

是人类Frisk x 魔女Chara。:p
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很辣眼睛。所以慎入。:p
如果被辣到眼睛想打我的话请不要打脸…。:p
还没想好标题,各位可以一起想。:p

——————————————————

Frisk醒来时,最先看到的是一双红色的眼睛狡黠机敏,如宝石一般闪闪发光。他偏过头,看见太阳顺着山坡一点点滑下去,染红了大片柔软的天空。

Frisk依旧这么躺着,身旁的气息平稳柔和,并不使他讨厌。真奇怪,Frisk想,他一直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但他此时并没有立刻跳起来躲到一边,而是一动不动的躺在这里。Frisk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可能是他累了,也可能是他掉下来时摔疼了手臂,但更多的是Frisk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他身边的那个活物不会伤害他。

风吹过时带来一阵阵青草和花的香味,令人感到安心。困意席卷而来,Frisk没有做任何抵抗,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Frisk再睁眼时夜中散落着漫天星斗。已经天黑了。那气息还在,仿佛是在安抚Frisk一样陪伴着他。Frisk的手肘撑在地上,慢慢直起上身,去寻找那双眼睛。当他坐起来时,那气息不见了,连同那双眼睛一起。是幻觉吗,从悬崖上掉下来摔坏了脑子?

不,不是。Frisk不相信那是在他的脑子里发生的事情。它存在过,它曾真实的存在过。

真冷啊。Frisk搓着手臂,才发觉它在这时有多温暖,他之前有些不知珍惜了。

Frisk坐在地上发着呆。他该走了,应该去哪呢,他不知道。可是有风吹了过来,将那些低吟带进他的耳中,他的体内,将他拉起来,向前走去。那温柔空灵的声音像是在唱歌,吹得Frisk有些飘飘然。
“站起来吧,站起来,跌落的孩子要回家。走过去吧,走过去,旅人的天使降临了。”

——————————————————

万年段子手的我居然开始写连载了,真神奇:p。以及我真的不会起标题。
会尽量更的,如果我可以每个星期都从老师那里把手机抢回来的话(等等啊喂)。:p
欢迎小可爱们催更,因为我有可能会忘记x。:D

失眠我要死了——。我想睡觉!还我睡眠啊混账。

他们曾看见的。

Frisk x Chara。
大概是糖。x
因为是无性别所以把『他们』看成『她们』也可以x。
很辣眼睛,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如果想打我请下手轻一点xx。:D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Chara做噩梦了。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最近Chara的噩梦频繁的有些不对劲。

Frisk看着Chara哭到肩膀发抖,有些束手无策的焦急,只有伸手将对方揽入自己怀中,希望可以稍微安抚对方。

Chara在梦中看到了什么?Frisk不想去猜测,那不是什么好事。Frisk轻轻拍着Chara的后背,怀里的人像是从窒息感中获救一般紧紧抓住Frisk的手臂,眼泪从紧闭的双眼中滑出来浸湿了Frisk的衣袖。

那是一双好看的眼睛,尽管它被人们看做不详。Frisk仔细端详着Chara的面孔。Frisk明白Chara因为这双眼睛遭遇了什么,也因为一次意外和对方经历了一场奇特的旅行。

那次地底之旅是愉快的吗?Frisk认为是的,至少在他们杀了所有人之前。

那场屠杀又算什么?有人说,是Chara杀了所有人;有人说,是Chara唆使Frisk这么做的。

那可真是他们悲伤而绝望的时刻。不能控制自己的人类主角,无法阻止灾难的幽灵旁白,化为尘埃的朋友。在背后操纵着一切的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是,Chara,我们想要的不是LOVE,而是……love,不是吗。』

直到幽灵放弃了抢夺人类孩子的灵魂那一刻,他们才算真正摆脱了『player』的控制,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Frisk感谢在最后那面镜子前Chara说的『这是你。』不论发生了什么,你依旧是你。那时Frisk做了什么?拉住Chara并亲吻了对方。Frisk告诉Chara,没有被印在镜中的影子,是你。你也依旧是你。

Frisk拭去Chara的泪水,怀中的人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愿这孩子可以做一个好梦。他们会想起那些白色的灰尘,那个逐渐黑暗的世界,每当这时,便会感到罪恶感爬上脊梁。之后会发生怎样的事情?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总是要一件件经历的,可能一路顺风,也可能充满变数。

不过,那没关系。Frisk想。毕竟他们的路,还长着呢。

——————————————————
我居然更新了,真神奇xx。再一次充分意识到自己是一条垃圾咸鱼。:D

啊——你们看这个大佬给我文画的画!夸爆她题!她是天使!XDDD

吾名依题意233:

一天更一点,万事不用愁。
文改,原文来自 @玉米片 ←是个大佬
注意:剧情稍有变动

很想槽一下。为什么在罗赫的tag里是全篇的德哈?基本全是主德哈副罗赫,并且罗赫基本无互动。真的,很,过分。

要来一点巧克力吗。

Frisk x Chara。小甜饼。
垃圾文风小学生文笔,很辣眼睛。想打我的话请不要打脸……!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D

——————————————。

Frisk支着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Chara,不止一次的怀疑对方的恋爱对象是不是巧克力。

巧克力到底有什么好,它的魅力真的足以大到可以抢走自己的恋人吗!每次想到这里,Frisk就酸的牙根发痒。

不,等等,Frisk皱了皱眉,自己为什么要和一颗糖果吃醋啊。但是看着Chara专注的一块接一块吃掉那些巧克力……,果然还是会有些在意。

或许是目光太过直白,Chara转头迎上Frisk的视线,笑着向她晃晃刚撕开包装的巧克力。

『想吃吗?』

Frisk想了一会,还是点点头。

『给。』

Chara伸手将巧克力送到Frisk面前,Frisk凑上来,张口咬了下去。

……。
好像有些不太对,意料中的触感和味道并没有传来,牙齿相碰震的鄂骨发疼。抬起头正看见Chara已收回手把巧克力扔进自己口中,脸上带着恶作剧成功时得意洋洋的坏笑。

什么呀,令人生气。带着对巧克力的恨意,Frisk决心为守卫恋人而战。

『喂,Frisk,等…。』Frisk迅速将Chara按倒在沙发上,不等Chara提出反对,直截了当的吻了上去。

不属于人类的女孩子身上散发着微凉的淡香味,Frisk很喜欢这种味道。Frisk抵开Chara的齿隙,伸入舌尖慢慢描摹她口腔中的线条,再卷起对方如小猫般的舌挑逗着,直到Chara整个人软在Frisk怀里,Frisk才找准巧克力的位置将其掠走。

真是不错的味道,Frisk擦了擦嘴角,但这种甜美似乎并不来自在口中融化开的糖果。

『Frisk,你…。』Chara的面颊红了一圈,好看的眼睛里泛着水光,肩膀微颤,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的脑子坏掉了吗!』

连声音都染上了哭腔,看起来是的确不能接受这样的刺激。真是的,分明之前还嘲笑她的吻技差劲,现在却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Frisk勾起唇角,这种程度都会害羞成这样可不行啊,不然发展到以后就麻烦了。Frisk揽过Chara,埋头凑到对方耳边,温热均匀的呼吸让Chara的耳根有些发痒。

『果然Chara比任何糖果都要甜呢。』

————————————————。

说不定会写写『发展到以后』的事♂。x

There is a zombie on your lawn 。

垃圾文风小学生文笔。大概是发个糖?如果被辣到眼睛想打我的话请不要打脸…。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你的电脑里有一个过气的老游戏,它太老了,你很久没有打开过它了,甚至忘记了它现在还在你的电脑里。

你不在的那段时间里,禅境花园落了一层薄薄的灰,花园里的蜗牛不得不替你打扫,给植物们浇水和施肥,它还找到了你放巧克力的地方,每天悠闲而自在,和植物们一起晒晒太阳,听着音乐。

向日葵还是很喜欢听着大地的旋律并随之摇晃身体,豌豆家族偶尔会说起自己对抗僵尸时的事或心情,脾气很暴躁的樱桃兄弟经常吵架,却会在下一秒马上和好。

水兵菇已经去了一趟大海回来了,每天都会和朋友们说一些自己出游遇见的新奇事物。小喷菇和忧郁菇的心情很好,因为再也没有人将小喷菇当作炮灰,也没有人抱怨忧郁菇喷出的气息臭乎乎的了。

智慧之树还是这么高,高到看不见顶,它很喜欢在阳光温和的午后与植物们交流它总结出的游戏攻略。

至于僵尸这边,普通僵尸依然热爱大脑,旗帜僵尸喜欢他的旗帜胜过大脑,路障僵尸依旧喜欢派对,铁桶僵尸头上的桶还是没有摘下来,因为没人提醒他。橄榄球僵尸组建了一小支橄榄球队伍,每天都会练习橄榄球或者举行比赛。僵王博士修好了他的无畏号僵尸机甲,在约定好的夜晚再次里站上了屋顶,与植物们进行最后一场战斗——『zombie's coming!』

战斗还是以植物的胜利而告终,植物们高声欢呼着,僵王博士举起白旗却笑的畅快。战争结束,僵尸与植物达成协议,迎来了永久的和平。植物和僵尸们都很愿意与仙人掌拥抱,即使真的被扎的很疼,这让仙人掌感动了好久。潜水僵尸经常与水兵菇比赛游泳,矿工僵尸每天都要骑着你的三轮车在院子里绕上几圈,伽刚特尔在植物和其他僵尸们的帮助下开始尝试相亲,但是他带着的小鬼僵尸引起了对方的不少误会,噢,不要急着怪他,最后伽刚特尔的恋爱是在小鬼僵尸的助攻下达成的,一位可爱的僵尸小姐,这可费了小鬼僵尸的不少工夫。

植物和僵尸们在草坪上搭起一个台子,方便开派对的时候使用,因此你的电脑有时会传出细微而动听的歌声,那是向日葵在唱歌,『There i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 is a zombie on your lawn……。 』

——————————————————。

我真的超超超超超级喜欢这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