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绿豆汤。:p

是豆比比!
一个专门发糖的垃圾咸鱼写手。:p

#人类组小甜饼## Frisk x Chara#

没有明确说明Frisk性别。依旧很辣眼睛,老规矩打人不打脸。:p

预言中的天使带着从地下来的怪物已经在地上生活了一段时间,Chara也是,依旧跟在Frisk身后,尽管仍是一个幽灵,但大家可以看到她了。

两人顺理成章的交往了,每一天的日出与日落,细雨及碎雪,Frisk都在屋檐下微笑着握紧Chara的手。

『真美啊,但都不敌你。』已见惯对方行为的Chara听着调情大师的话语依旧红了耳尖,没有回答却悄悄回握住了恋人的手。

多令人羡慕的一对情侣,若其中一人没有离开。

Chara不见了。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直到昨天她还在Frisk的耳边说『*你品尝着美味的奶油肉桂派,这使你充满了决心。』

怪物朋友们不明白。Frisk也不明白,但Frisk知道Chara不会消失。不过在这里,与其说是知道,不如说这是Frisk所希望的。

『去找她吧,只有你能找到她,kid,我相信你。』骷髅Sans拍了拍Frisk的肩膀。

该去寻找她吗?该去寻找她吧。可你应去哪里寻她,寻这个离开的决然的孩子。

Frisk登上两人看过太阳升落的山林,攀上两人听过虫鸣鸟啼的树枝,渡过两人戏水玩耍的溪流,却没有找到她的一片影子。

Chara在哪里,她最怀念的地方是哪里呢。Frisk顺着藤条滑下地底,Chara就在那里,在两人最初相遇的地方。她坐在金色的花丛里,微凉的指尖描摹着花朵柔软的花瓣线条。

『你不应该来这里,Frisk。』她的眼圈有些发红,应该是哭过了吧。Frisk想着。

『我果然还是不能被接受。』Chara没有等Frisk回答,继续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还是会因为这双眼睛被别人当作恶魔啊。』Chara抱住双腿,将头埋在膝间笑了起来。

Chara想起那天路过的孩子指着她红色的眼睛高声的询问他的母亲『那个人是从地狱里来的恶魔吗?』那位母亲狠狠的拽了孩子一下,训斥他不应该多嘴,同时看了她一眼。那个眼神是Chara无法忘记的,带着戒备和恐惧,还有一丝嘲讽。如之前欺凌她的人们那样。Chara本以为她已经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但现在看来,她依然会被伤到,Chara嘲笑着自己。

『不是这样的。』Frisk在Chara身旁坐下柔声说『别这么想。』

『但…。』Chara抬起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却被Frisk的食指搭在了唇边。

『先听我说说吧。』Frisk依旧微笑着。『Chara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我一点都不温柔…。』Chara喃喃着说。『我真的…糟透了。』温柔的那个人是你,而不是我。

『我掉下来的时候,是Chara一直在陪着我。』

『那是因为你太弱了,并且…。』

『那时我害怕的不行,如果没有Chara的话,我一定会哭出来吧。』Frisk打断Chara。『指导我前进的人是你,安慰我的人是你,照顾我的人是你。这样的Chara非常温柔。』

Chara不再反驳,她开始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啊,很喜欢Chara的眼睛。它容易让人愉快起来。』是啊,一切红色且闪亮的东西都可以用来形容你的眼睛。

『你知道吗Chara,大家都真心的爱着你。你不见的时候,我们非常的担心。』Frisk站起来,向Chara伸出手,就像两人初见时那样。『所以,我们回家吧。』

Chara愣了一下,自己被大家所接受,这是她从未想过的。Chara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将手搭在了对方的掌心。『是啊。』这就是Frisk吧,永远能让人感到安心。Chara发自内心而愉快的笑着。『回家吧。』

『Chara…。』Chara听见恋人唤自己的声音,抬眸看去。Frisk难得的睁开了眼睛,阳光撒在对方金色的眼瞳中,让Chara觉得耀眼。

『我们应该永远在一起。』

我爱他们。:D

听说你很害怕鬼?那么我应该可以吓一吓你。

#送给怕鬼的小可爱##写的非常垃圾非常辣眼睛##打人不打脸#

我想,我应该是不久前死的,但是我一直没有像别人说的那样转世,所以按人们的说法,我现在应该是一只鬼。

嗯……好吧,我还没想好如何做一个合格的鬼,或许我该在半夜跑去别人家里突然吓别人一跳,看着对方『啊——!』的尖叫一声然后跑开。噢,我不会杀人的,那对我来说太困难了,根本下不去手。但是我该怎么吓人啊,我的表情就只有一个啊?·_·。那干脆试试其他办法,比如说在别人睡觉的时候坐在他身上,这个我知道,好像被称为鬼压床。

然后当天我就被我坐着的那个人踢了下去,这人睡相怎么这么差,嘿!他还踢被子!于是那天我给那个人拉了一晚上的被子,还好我死了,不然还是人类的时候我肯定会被累的胳膊断掉。所以这次我根本没有吓到人,真是太失败了。

第二次我换了个办法,在夜晚透过别人的窗户盯着他。我看了那个人很久,可是他睡的太死了根本没有发现我,于是我只好敲敲窗试图让他注意窗外,谁知道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雨。那人好像被我吵醒了,他揉揉眼睛爬起来,看到外面的大雨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迅速打开窗子将挂在外面的衣服收了起来。

『刚才是你敲的窗户吧?』他完全没有被吓到并且看见了我,这使我感到稍微有点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反正我已经死了,他还能拿我怎么样。『谢谢。』他好像很平静,还向我笑了笑,便开始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我并伸手把我拿了进去。……干什么,哪个鬼不像我这样只有一团看上去像雾的。然后他请我喝了咖啡,作为一个鬼,我是要吓人的,所以我假装面目狰狞,像这样'·_·',但是到后来真的面目狰狞了,是这样的'_·,因为咖啡有点烫,但是味道不错,如果那个人不笑而是感到害怕的话就更好了。

第三次,啊…还没有第三次,我依旧在尽心尽力的想怎么吓到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