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绿豆汤。:p

是豆比比!
一个专门发糖的垃圾咸鱼写手。:p

#埼杰小甜饼##情人节贺文#

依旧是很辣眼睛的小段子。打人不打脸。慎入。x

——————————————

『啊——好冷。』埼玉披着一条毯子趴在桌上,面前放着一本摊开的漫画,此刻他正费力的咬住下一页的纸张,试图将漫画翻页。可惜并没有成功,书本反而从桌上滑了下去。『麻烦死了!』

『要不要买个暖桌呢,老师。』

对面的杰诺斯停下手中的笔记抬起头看向弯腰去捡书的埼玉提议到。

『那种东西买不起啦,并且还很费电。』埼玉拍掉书上的灰尘。

『可是如果不注意保暖的话是会着凉的。』杰诺斯坐直了身子,试图用理论说服对方。

『嗯…啊对了。』埼玉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竖起食指。『你不是会生火吗,只要你把体温调高然后拿着毯子靠过来不就好了。』

『是!老师,我会试试的。』

———————————————

埼玉觉着现在有点不好,非常不好,他甚至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脑子抽了才提出这个建议。两人被裹在一条毯子里,杰诺斯紧挨着他,呼吸就喷在埼玉的后颈上,像爪子一样挠的他心里发痒。

『喂…,杰诺斯。』埼玉稍稍偏过头看向身后的弟子。

『是,老师。请问有什么事吗。』杰诺斯依旧坐的端端正正一副听候指令的样子。

『那个,你温度太高啦!很热啊!』埼玉把头转回去提高了声调。

『抱歉老师,让您感到不适了,我会适当调低温度的!』

这可糟糕了。埼玉暗想着。冷静,冷静点啊,不就是把巧克力给他吗,没什么困难的……不,到底要怎么和他说啊!

『咳,杰诺斯啊。』埼玉清了清嗓子。

『怎么了老师,难道是温度低了?』

『不,不是。』埼玉挠了挠后颈将一个盒子递到杰诺斯面前。

『这是什么?难道是修行用的道具吗?』

『不不不怎么可能,这是巧克力啦,巧克力。』

『巧克力?』杰诺斯抬起头看着埼玉,显然有些不能理解。

『啊……今天,不是情人节吗,所以,正好就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啊什么的。』埼玉越说越觉得别扭,随后气氛就陷入了今人感到不妙的安静。

『所以老师是在告白吗。』

『这种事怎样都好!不要刻意强调啊!』

埼玉盘着腿面对杰诺斯颇有些无奈。『总之,你是怎么想的直接说就好了。』

『是,是的!其实我很早之前就对老师……』杰诺斯的大脑成功的当机,当他飞速的说完这段话时竟连自己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很喜欢被老师触碰,和老师说话时也非常的开心,所以,我想这应该就是喜欢!』

『这个…就是答应了对吧。』埼玉松了口气,这比他想象中的要煎熬多了。不过他好像在突然间注意到了什么,便喊了一声。『啊,杰诺斯!别动!』

『!』埼玉伸手摩挲着杰诺斯的脸颊,杰诺斯被突然靠近的老师和这亲密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

『原来你也会脸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