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绿豆汤。:p

是豆比比!
一个专门发糖的垃圾咸鱼写手。:p

火焰与魔法【一】

是人类Frisk x 魔女Chara。:p
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很辣眼睛。所以慎入。:p
不确定会写多长,随缘更新。欢迎捉虫催更。:p
文章中的Frisk使用的第三人称虽然是『他』然而实际是性别不明设定,所以把『他』看成『她』也是可以的er。:p

————————————————————

黑夜中的森林阴冷潮湿,Frisk几次踩在长满青苔的石块上,滑倒时磕青了膝盖也蹭破了手掌。

秋季总伴有连绵不绝的细雨,同时也带来一层层凉意。即使临近秋末,却还会有几只虫子挂在树枝上,伏在草丛中,稀稀拉拉的虫鸣在雨中不免显的有些寂寞。Frisk佩服这些残留下来的生命,它们能熬到现在实属不容易,真可惜,他只能分辨出蝉鸣。Frisk一向喜欢蝉,虽在夏日聒噪,却是在经历了漫长的黑暗之后,尽情燃烧着生命,让自己绚烂夺目的。

杂乱疯长的荆棘划破了裸露在外的皮肤,鲜血洒在草叶上,再滑落下来,渗进泥土中。Frisk感到口渴,寒冷的空气刺激着伤口,传来阵阵刺痛。疲惫压得Frisk直不起身,但他仍未停下来,他害怕停下之后,就再也没有继续走下去的勇气了。

Frisk的视线开始模糊,他看见大麻,看见鸦片,看见一个背影……是谁?Frisk拨开树枝朝那个影子伸出手,微弱的烛光晃了一下,消失了。他抓了个空。Frisk愣了两秒,慢慢的把手收了回来,向自己摊开手掌。什么也没有,连一丝光也未能抓住,面前依旧是漆黑的森林,他依旧在行走。

Frisk体力的透支接近极限,所以当他看见那束光时,他双膝一软差点跪下去。那是一座木屋,有一个修长的身形倚在门口。Frisk跌跌撞撞的走近,想要为自己谋一个住宿。不待他昏沉的脑袋想出什么理由,那人抬起了头。Frisk举目看去,突然间清醒不少。

那是一双红瞳,与他在黄昏下看到的一模一样。

——————————————————————

我居然更新了x。其实手稿之前就写好了但我懒的码字xx。啊懒死我算了。

火焰与魔法【序】

是人类Frisk x 魔女Chara。:p
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很辣眼睛。所以慎入。:p
如果被辣到眼睛想打我的话请不要打脸…。:p
还没想好标题,各位可以一起想。:p

——————————————————

Frisk醒来时,最先看到的是一双红色的眼睛狡黠机敏,如宝石一般闪闪发光。他偏过头,看见太阳顺着山坡一点点滑下去,染红了大片柔软的天空。

Frisk依旧这么躺着,身旁的气息平稳柔和,并不使他讨厌。真奇怪,Frisk想,他一直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但他此时并没有立刻跳起来躲到一边,而是一动不动的躺在这里。Frisk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可能是他累了,也可能是他掉下来时摔疼了手臂,但更多的是Frisk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他身边的那个活物不会伤害他。

风吹过时带来一阵阵青草和花的香味,令人感到安心。困意席卷而来,Frisk没有做任何抵抗,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Frisk再睁眼时夜中散落着漫天星斗。已经天黑了。那气息还在,仿佛是在安抚Frisk一样陪伴着他。Frisk的手肘撑在地上,慢慢直起上身,去寻找那双眼睛。当他坐起来时,那气息不见了,连同那双眼睛一起。是幻觉吗,从悬崖上掉下来摔坏了脑子?

不,不是。Frisk不相信那是在他的脑子里发生的事情。它存在过,它曾真实的存在过。

真冷啊。Frisk搓着手臂,才发觉它在这时有多温暖,他之前有些不知珍惜了。

Frisk坐在地上发着呆。他该走了,应该去哪呢,他不知道。可是有风吹了过来,将那些低吟带进他的耳中,他的体内,将他拉起来,向前走去。那温柔空灵的声音像是在唱歌,吹得Frisk有些飘飘然。
“站起来吧,站起来,跌落的孩子要回家。走过去吧,走过去,旅人的天使降临了。”

——————————————————

万年段子手的我居然开始写连载了,真神奇:p。以及我真的不会起标题。
会尽量更的,如果我可以每个星期都从老师那里把手机抢回来的话(等等啊喂)。:p
欢迎小可爱们催更,因为我有可能会忘记x。:D

他们曾看见的。

Frisk x Chara。
大概是糖。x
因为是无性别所以把『他们』看成『她们』也可以x。
很辣眼睛,小学生文笔垃圾文风。如果想打我请下手轻一点xx。:D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Chara做噩梦了。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最近Chara的噩梦频繁的有些不对劲。

Frisk看着Chara哭到肩膀发抖,有些束手无策的焦急,只有伸手将对方揽入自己怀中,希望可以稍微安抚对方。

Chara在梦中看到了什么?Frisk不想去猜测,那不是什么好事。Frisk轻轻拍着Chara的后背,怀里的人像是从窒息感中获救一般紧紧抓住Frisk的手臂,眼泪从紧闭的双眼中滑出来浸湿了Frisk的衣袖。

那是一双好看的眼睛,尽管它被人们看做不详。Frisk仔细端详着Chara的面孔。Frisk明白Chara因为这双眼睛遭遇了什么,也因为一次意外和对方经历了一场奇特的旅行。

那次地底之旅是愉快的吗?Frisk认为是的,至少在他们杀了所有人之前。

那场屠杀又算什么?有人说,是Chara杀了所有人;有人说,是Chara唆使Frisk这么做的。

那可真是他们悲伤而绝望的时刻。不能控制自己的人类主角,无法阻止灾难的幽灵旁白,化为尘埃的朋友。在背后操纵着一切的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是,Chara,我们想要的不是LOVE,而是……love,不是吗。』

直到幽灵放弃了抢夺人类孩子的灵魂那一刻,他们才算真正摆脱了『player』的控制,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Frisk感谢在最后那面镜子前Chara说的『这是你。』不论发生了什么,你依旧是你。那时Frisk做了什么?拉住Chara并亲吻了对方。Frisk告诉Chara,没有被印在镜中的影子,是你。你也依旧是你。

Frisk拭去Chara的泪水,怀中的人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愿这孩子可以做一个好梦。他们会想起那些白色的灰尘,那个逐渐黑暗的世界,每当这时,便会感到罪恶感爬上脊梁。之后会发生怎样的事情?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总是要一件件经历的,可能一路顺风,也可能充满变数。

不过,那没关系。Frisk想。毕竟他们的路,还长着呢。

——————————————————
我居然更新了,真神奇xx。再一次充分意识到自己是一条垃圾咸鱼。:D

要来一点巧克力吗。

Frisk x Chara。小甜饼。
垃圾文风小学生文笔,很辣眼睛。想打我的话请不要打脸……!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D

——————————————。

Frisk支着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Chara,不止一次的怀疑对方的恋爱对象是不是巧克力。

巧克力到底有什么好,它的魅力真的足以大到可以抢走自己的恋人吗!每次想到这里,Frisk就酸的牙根发痒。

不,等等,Frisk皱了皱眉,自己为什么要和一颗糖果吃醋啊。但是看着Chara专注的一块接一块吃掉那些巧克力……,果然还是会有些在意。

或许是目光太过直白,Chara转头迎上Frisk的视线,笑着向她晃晃刚撕开包装的巧克力。

『想吃吗?』

Frisk想了一会,还是点点头。

『给。』

Chara伸手将巧克力送到Frisk面前,Frisk凑上来,张口咬了下去。

……。
好像有些不太对,意料中的触感和味道并没有传来,牙齿相碰震的鄂骨发疼。抬起头正看见Chara已收回手把巧克力扔进自己口中,脸上带着恶作剧成功时得意洋洋的坏笑。

什么呀,令人生气。带着对巧克力的恨意,Frisk决心为守卫恋人而战。

『喂,Frisk,等…。』Frisk迅速将Chara按倒在沙发上,不等Chara提出反对,直截了当的吻了上去。

不属于人类的女孩子身上散发着微凉的淡香味,Frisk很喜欢这种味道。Frisk抵开Chara的齿隙,伸入舌尖慢慢描摹她口腔中的线条,再卷起对方如小猫般的舌挑逗着,直到Chara整个人软在Frisk怀里,Frisk才找准巧克力的位置将其掠走。

真是不错的味道,Frisk擦了擦嘴角,但这种甜美似乎并不来自在口中融化开的糖果。

『Frisk,你…。』Chara的面颊红了一圈,好看的眼睛里泛着水光,肩膀微颤,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的脑子坏掉了吗!』

连声音都染上了哭腔,看起来是的确不能接受这样的刺激。真是的,分明之前还嘲笑她的吻技差劲,现在却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Frisk勾起唇角,这种程度都会害羞成这样可不行啊,不然发展到以后就麻烦了。Frisk揽过Chara,埋头凑到对方耳边,温热均匀的呼吸让Chara的耳根有些发痒。

『果然Chara比任何糖果都要甜呢。』

————————————————。

说不定会写写『发展到以后』的事♂。x

#人类组小甜饼## Frisk x Chara#

没有明确说明Frisk性别。依旧很辣眼睛,老规矩打人不打脸。:p

预言中的天使带着从地下来的怪物已经在地上生活了一段时间,Chara也是,依旧跟在Frisk身后,尽管仍是一个幽灵,但大家可以看到她了。

两人顺理成章的交往了,每一天的日出与日落,细雨及碎雪,Frisk都在屋檐下微笑着握紧Chara的手。

『真美啊,但都不敌你。』已见惯对方行为的Chara听着调情大师的话语依旧红了耳尖,没有回答却悄悄回握住了恋人的手。

多令人羡慕的一对情侣,若其中一人没有离开。

Chara不见了。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直到昨天她还在Frisk的耳边说『*你品尝着美味的奶油肉桂派,这使你充满了决心。』

怪物朋友们不明白。Frisk也不明白,但Frisk知道Chara不会消失。不过在这里,与其说是知道,不如说这是Frisk所希望的。

『去找她吧,只有你能找到她,kid,我相信你。』骷髅Sans拍了拍Frisk的肩膀。

该去寻找她吗?该去寻找她吧。可你应去哪里寻她,寻这个离开的决然的孩子。

Frisk登上两人看过太阳升落的山林,攀上两人听过虫鸣鸟啼的树枝,渡过两人戏水玩耍的溪流,却没有找到她的一片影子。

Chara在哪里,她最怀念的地方是哪里呢。Frisk顺着藤条滑下地底,Chara就在那里,在两人最初相遇的地方。她坐在金色的花丛里,微凉的指尖描摹着花朵柔软的花瓣线条。

『你不应该来这里,Frisk。』她的眼圈有些发红,应该是哭过了吧。Frisk想着。

『我果然还是不能被接受。』Chara没有等Frisk回答,继续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还是会因为这双眼睛被别人当作恶魔啊。』Chara抱住双腿,将头埋在膝间笑了起来。

Chara想起那天路过的孩子指着她红色的眼睛高声的询问他的母亲『那个人是从地狱里来的恶魔吗?』那位母亲狠狠的拽了孩子一下,训斥他不应该多嘴,同时看了她一眼。那个眼神是Chara无法忘记的,带着戒备和恐惧,还有一丝嘲讽。如之前欺凌她的人们那样。Chara本以为她已经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但现在看来,她依然会被伤到,Chara嘲笑着自己。

『不是这样的。』Frisk在Chara身旁坐下柔声说『别这么想。』

『但…。』Chara抬起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却被Frisk的食指搭在了唇边。

『先听我说说吧。』Frisk依旧微笑着。『Chara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我一点都不温柔…。』Chara喃喃着说。『我真的…糟透了。』温柔的那个人是你,而不是我。

『我掉下来的时候,是Chara一直在陪着我。』

『那是因为你太弱了,并且…。』

『那时我害怕的不行,如果没有Chara的话,我一定会哭出来吧。』Frisk打断Chara。『指导我前进的人是你,安慰我的人是你,照顾我的人是你。这样的Chara非常温柔。』

Chara不再反驳,她开始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啊,很喜欢Chara的眼睛。它容易让人愉快起来。』是啊,一切红色且闪亮的东西都可以用来形容你的眼睛。

『你知道吗Chara,大家都真心的爱着你。你不见的时候,我们非常的担心。』Frisk站起来,向Chara伸出手,就像两人初见时那样。『所以,我们回家吧。』

Chara愣了一下,自己被大家所接受,这是她从未想过的。Chara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将手搭在了对方的掌心。『是啊。』这就是Frisk吧,永远能让人感到安心。Chara发自内心而愉快的笑着。『回家吧。』

『Chara…。』Chara听见恋人唤自己的声音,抬眸看去。Frisk难得的睁开了眼睛,阳光撒在对方金色的眼瞳中,让Chara觉得耀眼。

『我们应该永远在一起。』

我爱他们。:D